所在位置: 首页>警示钟>廉政观察

岂能“新官”不理“旧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11-12    字号:

  今年9月,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重点整治4方面12类突出问题。其中一类问题就是“新官不理旧事”,言而无信,重招商轻落地、轻服务,影响营商环境。

  由此,“新官不理旧账”作为昔日扭曲政绩观的表现之一,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政贵有恒,怎能把合同当废纸?

  今年3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总理在会见记者时严厉指出:“有些地方政府的某些行为不好,‘新官不理旧账’,换了一个官,过去的合同就不算了,政贵有恒,你不能把合同当废纸,对此我们是坚决制止的,而且要予以处罚。”

  “我们属于与地方政府打交道比较多的企业,过去十年以来,‘新官不理旧账’的事情几乎每年都要发生很多次。”就在今年两会期间,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在讨论时谈到,企业投资的某区新换了一个区长,前任区长早已答应的道路拓宽计划,现任区长却选择了推脱。“之前合同写了投资20亿元,现在钱也到账了,道路得拓宽,新区长说那是上一任的事情,你找上一任区长去。”他颇感无奈。

  “谁做承诺谁去管,谁的事情谁去办”,类似这样拒责任于千里之外的托词,可谓是企业的噩梦。“新官”上任,原本谈好的条件变了、答应的优惠没了、做好的规划废了,一切又得从头开始。由此不难理解,“换届”或“换人”为什么容易引起企业的焦虑不安。

  在9月6日举办的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媒体提出当前民间投资因考虑营商环境、政府和市场主体的诚信问题还存在不愿意投的情况,财政金融司司长陈洪宛作出正面回应,表示将“加强重点领域特别是招商引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领域政务诚信建设,不得‘新官不理旧账’,对不履行政策承诺和合同协议的政府部门及其有关负责人建立政务失信记录,实施惩戒措施,并持续开展政务失信专项治理工作。”

  事实上,越来越多地方、部门都对这一问题给予高度重视,着力整改。为打消企业对于“新官不理旧账”的顾虑,今年6月,江西省商务厅在全省范围启动招商引资承诺兑现专项督查行动,要求“见合同、见台账、见实物”,督促各地依法依规兑现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今年以来,辽宁省则全面梳理政府失信相关事项,对拖欠工程款等问题展开摸底调查,按“一事一策”原则制定整改计划;省政府还要求各地对30%以上新引进项目进行抽查,重点检查超职权承诺情况,严防产生新的政府失信。全省今年已累计偿还政府欠款110余亿元,各市政府欠款将在明年年底前全部偿还到位。

  “我们要牢记一个道理,政贵有恒。为官一方,为政一时,当然要大胆开展工作、锐意进取,同时也要保持工作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习近平总书记曾这样强调。“新官上任三把火”,群众盼着领导干部能多多添柴,而不是胡乱起灶。“新官理旧账”既是职责所系、事业所需,更是百姓所盼。

  为什么对“旧账”视而不见、避之不及?

  难以想象,“新官不理旧账”会被个别“官赖”作为拒绝支付欠账的挡箭牌。据《人民日报》2016年11月报道,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中,各级政府和公务员失信案超过1100件,部分“官员失信”就是缘于不少党政机关主要领导换人。在一些学者看来,正是由于考评机制不够科学,少数基层政府盲目举债发展,而继任官员不理“旧账”,才会导致历史性欠债无法偿还。针对这一问题,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就将“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纳入监督约束范围。

  面对“旧账”,是全盘推倒、重起炉灶,还是辩证分析、区别对待?是推卸责任、置之不理,还是正确处理、妥善解决?这里面考验的是领导干部的责任担当和政治勇气。

  为什么个别领导干部热衷于奉行“新官不理旧账”?从主观因素来看,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怕困难。一般来说,容易的事早已解决,遗留问题多是一些难啃的“硬骨头”。二是怕惹事。旧账往往牵涉众多、关系复杂,前任都没有摆平,“新官”更是不想沾边。三是怕影响升迁。前任领导做了承诺,还没来得及兑现就被调走或者没有能力兑现拖延下来,接茬干就是替前人“擦屁股”。因此,“新官上任三把火”,“火力”大多集中在如何创造新的政绩上,热衷于铺新摊子、上新项目,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客观因素,在广东省委党校党史党建部教授张浩看来,主要是在制度层面。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内部考核,在监督和惩戒政务失信行为时缺乏力度,追责机制不健全、失信成本过低。有评论指出,无论是对前任的“欠账”行为,还是对继任者的“赖账”行为,都需要有力的监督问责。

  “人来政改,人去政息”,折射的是跑偏的政绩观。有分析指出,“新官不理旧账”本质上是推诿扯皮的官僚主义在作怪。此外,某些干部认识狭隘,认为“理旧账”干好了功是人家的,搞砸了错是自己的,很不划算。

  对此,湖北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教授郭群英分析,许多官员把政绩界定为某人某位的政绩,似乎政绩也像日清月结的现金账那样“任”清“届”结,即属上任领导的政绩给上任,属本届班子的政绩归本届,以便论功行赏。所以新任官员认为,接着上任的摊子干,不仅会显得自身无能,还容易显得政绩界限不清,造成自己白干。

  “问题解决好了是前任的政绩,解决不好会成为自己的问题。”不可否认,面对前任留下的问题矛盾,少数领导干部存有私心,对“旧账”或逃避、或推脱、或掩盖。长此以往,只会导致矛盾越积越深,解决代价越来越大。事实上,极少有人能在一个岗位上终身任职,也鲜有人能在离任时各项工作全部收尾。如果留下的“旧账”继任者都不去“理”,党的事业何以为继,又何谈“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

  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

  山西省右玉县二十任领导班子持续绿色接力,率领干部群众坚持不懈植树造林,一干就是60多年,近2000平方公里的“不毛之地”奇迹般变成了绿色海洋,林木覆盖率达到54%。

  从“智慧城市”到“城市数据大脑”,从“云端产业”到“最多跑一次”,从建立“三大信息数据库”到开放政务数据,2003年以来,浙江省委省政府一张蓝图绘到底,持之以恒抓好数字经济发展,“数字浙江”呼之欲出,群众获得感持续提升。

  无论是哪一任“新官”,上任后势必要面临前人苦心经营的“旧账”。“旧账”不是某个官员留下的私事,而是党委政府对群众的承诺。如果总是“一个将军一道令”“一个和尚一本经”,“令”随官变、“经”跟人走,必然致使新旧工作断档、割裂。诸如“李书记种树、王书记挖塘、张书记来了再填上”的乱象,既劳民伤财、贻误发展,也败坏社会风气、影响干群关系。

  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小三就曾旗帜鲜明地提出:“我们不能只想当官不想干事,只想揽权不想担责,只想出彩不想出力,要拎着‘乌纱帽’为民干事,不能捂着‘乌纱帽’为己做‘官’。”

  怎样才能让“新官”“旧官”共担一本账,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李小三认为,新上任的领导,不仅要接过权力,也要接下问题,以不怕难、不怕乱的态度去迎接任务、解决问题。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既要一张蓝图绘到底,也要根据实践中的反馈,及时调整不适合的发展思路。绝不能为了所谓“政绩”,换一届班子、上一任领导就“兜底翻”,另搞一套。要把问题当作一个“好东西”,敢于直面所有问题,对于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要注意深入调查研究,用历史的眼光认真审视,善于总结、把准症结,争取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此外,一些专家也建议,要从机制上出招,改革政绩评价体系。把“旧账”清理纳入考核,作为干部选拔任用的一条硬杠杠。同时,拉起纪律“警戒线”,坚决查处相关问题,视拖账、赖账、瞒账、假账等具体情形,该批评的批评、该通报的通报、该降职的降职、该免职的免职,决不手软。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是一个地方,还是一个部门,要想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必然离不开一任又一任领导班子赓续接力。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唯有传承方能成就伟业,而理好“旧账”也是了不起的政绩。(本报记者 管筱璞)

CopyRight 2015 www.xts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