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清风廊>邢襄廉谱

恺悌君子魏德深(巨鹿)

来源:邢台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8-10-10    字号:

  魏德深是隋代巨鹿(今河北巨鹿县)人,家中世代为官。魏德深一开始担任隋文帝的挽郎,即为隋文帝牵引灵柩并唱挽歌,后来历任冯翊书佐、武阳司户书佐等职,因为才干出众,升任贵乡长官。魏德深处理政务清正廉洁,施政平和,体恤下情,避免百姓劳苦,使百姓于乱世中得以安居,深受百姓欢迎。

  隋朝末年,群雄割据,风云四起。比起在战场上大放异彩的各路英雄们,魏德深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尽管如此,他还是凭借其独特的人格魅力,清正廉洁的为官之道,两县相争的惊奇事迹,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清廉吏治 不扰百姓

  隋炀帝发兵辽东期间,为了保障军饷粮草,各级官府向百姓征收名目繁多的税负,由于朝廷法纪松弛,不少官员趁机贪污受贿,横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许多人被迫落草为寇。

  唯有魏德深治理的贵乡,因其廉洁清正,百姓可以互通有无,不用付出全部民力,就能按时缴纳朝廷所需。百姓的生活没有受到干扰,堪称大治。盗贼蜂起时,武阳各个县城多数都被盗贼攻陷,唯独魏德深坐镇的贵乡得以保全。

  巧施政令 体恤百姓

  郡丞元宝藏受朝廷的诏令抓捕盗贼。每次作战失利,兵器也会全部丢失。于是他就各处征集,缴不出兵器的属官和百姓,就要以军法论处。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也为了免于受罚,绝大多数县长只得采取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将工匠全部集中在厅堂,命令衙役轮流监督,昼夜修造。

  唯有魏德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工匠们可以随意选择场所进行修造,只需尽力即可,完不成也没关系。除此之外,魏德深还多次告诫衙役:不必比其它县造的多、造的好,从而无谓增加百姓劳苦!爱民者,民恒爱之。工匠们尽心竭力,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竟然提前完成了任务,他们制造出的兵器数量,反倒经常是所有县里面最多的。

  两县相争 百姓相随

  不久后魏德深调任馆陶县长。百姓们谈及此事皆歔欷流涕,语不成声;及将赴任,又倾城送之,号泣之声,道路不绝!而他到了馆陶,馆陶全境的百姓,不论老幼,歌呼满道,互相称庆。

  馆陶县有一个奸猾的员外郎叫赵君实,和郡丞元宝藏有勾结。之前的多任县长,都不得不受到他的辖制。但自从魏德深来到馆陶后,赵君实只能整日躲在家里,不敢随便出门。那些之前逃往他乡的百姓,听说魏德深来任县长,纷纷像赶集一样回馆陶来了。

  贵乡的父老乡亲不畏路途艰险,到京城向朝廷请求,让魏德深回贵乡任职。朝廷答应了百姓的请求,下了调任的诏书交给贵乡的百姓带回去。可是馆陶的父老又跑到郡里提出诉讼,说贵乡拿到的诏书是假的。郡里没办法做出裁决。恰逢持节使者韦霁、杜整等人到达这里,两县的人就吿到使者这里。使者最终判决让魏德深去贵乡任职。贵乡的官吏百姓一路歌唱欢呼庆祝,馆陶的百姓悲伤痛哭,竟有数百家跟着魏德搬到贵乡居住。

  兵不忍弃 舍家追随

  元宝藏深深嫉妒魏德深的能力。适逢越王赵侗从郡里征兵,元宝藏于是命令德深率一千士兵前往东都洛阳。不久,元宝藏带着武阳县投降李密。魏德深所率领的,都是武阳人,因为自己的家乡跟随了贼寇,这些人思念亲人,就走出都城门口,面向东悲伤哭泣,然后返回都城。有人对他们说:“李密的兵马就在金墉,很近,距离这里只有二十多里。你们如果想归附他,谁能禁止得了?何必这样自己折磨自己!”这些人都落泪说:“我们是和魏明府一同来的,不忍心弃他而去,哪里是因为道路艰难啊!”魏德深深得人心,令士兵舍家追随!

  后来魏德深战死沙场。贵乡、馆陶的百姓直到现在还在怀念着他!“恺悌君子,民之父母。非至德,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魏德深爱民如子,廉洁奉公,至今仍为巨鹿人民所称颂。唐朝名臣魏徵、大儒颜师古、孔颖达等人共同修史,编撰《隋书》。他们在循吏传中提到:“古语说,善于治水的人,引导水流使之平缓;善于教化百姓的人,能安抚百姓使其安宁。水流平缓,就不会冲毁提防,百姓安宁,就不会触犯律法。”治理好国家,需要像魏德深一样公正廉明的能臣干吏!(巨鹿县纪委监委供稿)

CopyRight 2015 www.xts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