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清风廊>邢襄廉谱

【邢襄廉吏】

廉洁奉公的元代御史中丞陈思谦(宁晋)

来源:邢台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8-09-29    字号:

  陈思谦,字景让,宁晋人。陈思谦任职期间,忠君敢言、廉洁奉公、赏罚分明,思考问题处处从人民角度出发,实为良臣之表率。

  首次进谏

  陈思谦从小成了孤儿,他机警聪敏而好学,凡事物的名称制度、法度的主次先后,都予以考证和详细研究,尤其对邵雍的《皇极经世书》有深入的研究。

  元文宗天历年执政初期,收揽贤能人才,丞相高昌王亦都护(亦都护,蒙古族人名)举荐陈思谦,当时陈思谦已四十岁,文宗在兴圣宫召见了陈思谦。

  第二年二月,任命陈思谦为典宝监经历,十一月,改任礼部主事。陈思谦首先请求教坊、仪凤二司应该并入宣徽院,以使礼部选官任职单纯而不杂乱,二司的下属官吏不应当与文臣、武臣并列,上朝见君时应该安置在百官之后、太乐(太乐,官名)之前,文宗诏令听从他的进言。

  治国八策

  元文宗至顺元年,任命陈思谦为西行台监察御史。他提出并说明了治国的八条建议:一是端正君道;二是团结人心;三是崇尚礼让;四是整顿纲纪;五是审查官吏推举制度;六是鼓励孝行;七是减轻百姓的负担;八是整顿军政。在此之前关陕地区发生了大饥荒,百姓有很多人卖掉产业流浪迁徙他乡,回来后都无地可耕。陈思谦进言:“允许百姓用加倍的价格赎回所卖田产,使富人得到双倍的利益,使穷人获得已经丢弃的产业。”朝廷听从了他的建议。

  陈奏四事

  至顺二年(1331年),陈思谦调任太禧宗院都事,不久任命为监察御史。陈思谦首先陈奏了四件事,说:“上有国家的重大利益,下有四海人民的生活,前有祖宗为后人创业的艰难,后有子孙守业的长久之计。中间说到秦汉以来,上下三千余年,天下一统的局面有六百余年,而我朝开国有一百余年,统一天下有六十余年,是汉朝和唐朝所没有的。人民有价值千金的产业,尚且谨慎地守护着,认为是祖先所创立的。何况君主主宰天下,上承祖宗艰难开创的基业,而下传国运于万代呢?臣用古今兴亡之事恳切进言,真诚地认为皇上是元朝的圣明君主,今日正是皇上兴盛时期励精图治的机会,这是不可失去的。”

  又说:“户部赐给各宿卫军田地,支付请求供养海青(海青,亦名海东青,一种雕,元代统治者喜爱饲养之)、狮、豹的肉食,以及局、院(局、院,皆官署名)的官粮在僧道做法事的时候施舍穷人,一切泛滥无度的支出,以至与元三十年以前相比较,动不动就增加数十倍,至顺年间经费缺少二百三十九万余锭。应该节约无益的费用,以备军队和国家所用。如果能减少三分之一,用来施惠于服役的百姓,恩惠难道小吗?”

  又说:“军队驿站消耗贫乏,签发补充则没有殷实的人家,接济则没有多余税收的财务。如果有出征或远行的事,必然要搜刮民间的马。如果能制订好养马的政令,也是对此事的一种帮助。现在西边越过风沙之地,北边连接沙漠,东边到辽东滨海之地,地势高而气候寒冷,水草甘美。应该设置掌管成群放牧的官府,统领十个官署,专门管理养马的事务,并且畜养牛羊。数年之后,马大量繁殖生长,或者供应军队以壮兵威,或者供给驿站以增厚民力。牛羊之多,又足以供给国家使用,这不是小补益。”

  又说:“量才授官的弊端,在于做官的途径太多,升降的方法太简单,州郡的职位太滥,朝廷官府任命官吏太仓促,我想出三个办法,以克服四种弊端。一是,自至元三十年以后,增设衙门太多,不是当前急切要用的要从实际出发减少或合并。那些另外有选任法则的,并入中书省。二是,应该参考斟酌古代制度,设置征召选举的科目,命令三品以下的官员各自举荐他所知道的人才,得到人才的就受奖赏,不真实的就受惩罚。三是,古代刺史进入朝廷成为三公,郎官出朝管理方圆百里的地区,大概是使在外任职的官员懂得朝廷治理国家的体统,使在内任职的官员知道民间的利益和疾苦。今后历任县官有贤能的声誉和优良政绩的任命为郎官或御史,历任郡守有奇才和优异政绩的任命为宪使(御史台或都察院的官员,奉旨监察或外巡均可称宪使)或尚书,其余的各个检验其资质品格普遍进行提拔或贬黜。在朝内的不能三次考核连任京官,在外面的必须经历两任才能调入朝内任职。政绩虽不是出类拔萃但坚守职责而不败坏官府的,就按照其年资和劳绩,予以一般的调用。凡朝中所缺官员,须经过二十个月之上才许可任用。”皇帝下达中书省商议施行他的方案。

  屡屡进谏

  当时有的官员在居丧期间,朝廷往往不顾常情强令任职。陈思谦进言:“三年之丧,可以说是通行不变的礼仪。除了战事,不可从权变动。”于是把他的建议明确列入法令。皇帝有诏令兴建报严寺,陈思谦说:“兵荒马乱之际,应当停止土木工程,以减轻百姓的负担。”皇帝称赞他说:“这正符合祖宗设立官署的心意。此事之后,有应当提意见的事,不要隐讳。”赐给陈思谦细绢和丝织物,表彰了他。不久,调任右司都事。

  元惠帝元统二年五月,陈思谦调任兵部郎中。十一月,改任御史台都事。重纪至元元年五月,离开朝廷担任淮西道廉访副使(宋、元时期的职官名。宋代全称廉访使者,元代全称肃政廉访使,主管监察事务)。到达淮西道未满一月,托病辞官而归。六月,征召任命为中书省员外郎。陈思谦上言:“强盗凡是伤害受害人的,都判死刑。而作为故意杀人的从犯但又立功的人,与斗殴杀人的,按法律条例只打一百杖,与私自宰杀牛马罪无异,这是把人和牛马同等看待了,法律应该加重。因为通奸而杀死丈夫,与人通奸的妻妾一同论罪,法律有明文。现在只对主犯论罪判刑,似乎有失于推断之明。”于是朝廷命令执法官讨论陈思谦的意见确定为法律条例。

  元惠宗至正元年,调任兵部侍郎。不久母亲去世,服丧期满,征召任命为右司郎中。遭遇饥荒,盗贼蜂起,在各地盗窃掠夺。陈思谦极力劝说执政大臣,应当尽府库所有以赈济贫民,分兵镇守安抚中原地区,以防后患。

  军前献策

  元至正五年,陈思谦由参议中书省事调任刑部尚书,改任湖广廉访使。八年,调任淮东宣慰司都元帅。九年,调任浙江廉访使、湖广行中书省、参知政事。十一年,改任淮西廉访使。庐州强盗作乱,陈思谦急忙命令庐州路总管杭州不花率领弓兵捕捉他们,而盗贼已经不可消灭了。陈思谦对宣让王帖木儿不花说:“和平日久,人民不知道用兵打仗的事。大王作为帝室至亲,镇抚淮河一带地区,岂能坐视不顾?我愿意与大王努力消灭盗贼。况且大王的府属宿卫兵等,人数也不少,必定有能冲锋陷阵的人,希望大王考虑此事。”宣让王说:“这是我的责任,但鞍马器械不完备,怎能御敌?”陈思谦搜集官府和民间的马匹,置办兵器和盔甲,不日而完备,分道并进,于是擒捉贼首,庐州安定了。不久颍州的敌寇将渡过淮河,陈思谦又对宣让王说:“颍州敌寇东侵,迅速调动芍陂驻扎的军队准备御敌。”宣让王说:“没有接到皇帝的命令,不敢这么做。”陈思谦说:“遭遇非常变故,理应权宜行事。擅自发兵之罪,我愿意自己承当。”宣让王被他的话所感动,听从了他的主张。陈思谦的侄子陈立本为屯田万户,陈思谦召见他说:“我们祖宗以忠义传家,你的官职,是我们先人努力作战得来的。今日国家有难,你应当身先士卒,以图报效,不要辜负朝廷。”

  不久召入朝廷任集贤侍讲学士,修定国家法律。至正十二年,任命为治书侍御史。第二年,升任中丞。陈思谦年近七十,上奏章请求辞官养老,惠宗不允,特下旨令进为一品,授予荣禄大夫称号,仍担任御史中丞。陈思谦入朝谢恩,感染疾病。到朝廷的任命下达时,勉强拜谢受命,第二天就去世了。朝廷赠给宣献秉德佐治功臣、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柱国等称号,追封为鲁国公,谥号为通敏。(宁晋县纪委监委供稿)

CopyRight 2015 www.xts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