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清风廊>廉事新说

高手

来源:昆山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18-08-20    字号:

  1

  一天,我经过一条野河时,看到一个瘦长男人在钓鱼。我喜欢钓鱼,也喜欢看人钓鱼,就走了过去。

  我看到瘦长男人脚边的水桶里游动着几条背脊乌黑足有筷子那么长的大鲫鱼。

  我说:“能长到这么大的野生鲫鱼都是相当精明的,你能把它们钓上来真是不容易。”

  瘦长男人扭头看了看我:“那是,这种鱼一般人钓不上来。”

  我说:“有什么诀窍吗?”

  “一般的饵料是不行的,得用蛆子。”瘦长男人说,“这种野生大鲫鱼的警惕性是很高的,像蚯蚓、红虫、面团之类,它们见得多,知道是诱饵,不会轻易上当;但它们很少见到蛆子,容易麻痹大意,容易上钩。”

  我说:“哪里能买到蛆子?”

  瘦长男人说:“蛆子是买不到的,是我到老家的酱油缸里挑选的。”

  这时,水中的鱼漂向上浮了两粒,瘦长男人说声“有了”就提起了鱼竿。果然,一条大鲫鱼被拽上了水面,并划拉出道道波痕。

  “高手。”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高手。”

  2

  又一天,我一个养鱼的朋友叫我去他的鱼塘钓鱼。

  我看到对岸有一个似曾相识的瘦长的身影,就问朋友:“那个人是谁?”

  朋友说:“国土局的仲局,听说是个钓鱼高手。”

  我想起他就是那个用蛆子钓鱼的人,就说:“他确实很厉害,你今天怕是要大放血了。”

  朋友说:“我希望他把我的鱼钓光,不然,我没法报恩。”

  我说:“此话怎讲?”

  “先前,我和村里谈好了,承包这片鱼塘,后来,有个财大气粗的开发商要买这块地,还要把鱼塘填平,我找村里理论,村里说谁出价高他们就和谁合作,当时,我已经预定了大量的鱼苗,我如果养不成鱼,不要鱼苗,就要赔上一大笔违约金,当时,我都快愁死了。”朋友说,“后来,仲局下乡调研,知道了这件事,硬是据理力争,帮我保住了鱼塘。”

  我说:“和开发商抗衡,那是需要非凡勇气的,你得好好感谢仲局。”

  朋友说:“我要感谢他,但他说啥也不肯接受,前几天,我打听到他喜欢钓鱼,就请他来钓鱼,这回他倒是没有拒绝。”

  朋友还有事儿,就忙去了。我也摆开了架势,钓起鱼来。

  朋友的鱼塘是精养塘。不到一小时,我就钓了二三十斤鱼。

  我不想再钓了,就收起渔具,走到对岸去看仲局钓鱼。

  我看到仲局脚边的水桶里游动着十几条昂刺,不过二三斤的样子。

  我招呼道:“仲局好。”

  “咦,是你啊。”仲局扭头看了看我,显然记起了我,“你好。”

  我说:“您在野河里尽钓大鲫鱼,怎么到精养塘却尽钓小昂刺呢?”

  “也是啊。”仲局笑呵呵地说,“还真是有点儿奇怪啊。”

  朋友走了过来,看了着水桶里的昂刺:“仲局,待会儿我用网拉点鱼让您带回去。”

  仲局说:“事先咱可是说好的,我钓多少是多少,你要是用网拉,别怪我翻脸。”

  朋友说:“我总不能让您带着这些杂鱼回去吧?”

  “废什么话?”仲局挥挥手,“你忙你的,我这儿不用你操心。”

  朋友没法子,只得走了。

  3

  数年后的一天,我经过一条野河时,看到一个瘦长男人在钓鱼。我认出那是仲局,就走了过去。

  “仲局好。”我招呼道,“今天好像不是节假日,您怎么有空来钓鱼的?”

  “是你啊,你好。”仲局扭头看了看我,“我退了,有的是时间。”

  我看到仲局脚边的水桶里游动着几条背脊乌黑足有筷子那么长的大鲫鱼。

  我说:“看来,您的状态又恢复了。”

  仲局说:“我的状态一直很好啊。”

  我说:“您在精养塘里尽钓杂鱼,也算状态好吗?”

  仲局说:“你能在精养塘里尽钓杂鱼吗?”

  我愣了愣,又想了想,忽然觉得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让家养鱼咬饵,怎么可能?

  我说:“难道您是刻意钓杂鱼的?”

  “当然。”仲局说,“不然,我能钓几百斤家养鱼。”

  我说:“您是怎么做到的?”

  “我自己调制了一种底窝食料,撒到水中专门吸引昂刺。”仲局说,“昂刺奓着尖刺,其他的鱼不敢靠近,所以,咬钩全是昂刺。”

  “您这一招真是太绝了。”我说,“但是,您为什么只钓昂刺呢?”

  “人家诚心请我去钓鱼,我如果不去,就是不近人情;如果去,钓回几百斤鱼,就等于变相收受好处。”仲局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但是只钓昂刺,因为,他那个塘里的昂刺并非放养的,而是自生的,钓几条应该没大碍。”

  我说:“不就是钓点鱼吗?您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呀?”

  “话可不能这么说。”仲局说,“不管什么东西,如果它不是我的,哪怕人家硬塞给我,我也会想方设法谢绝,这一点是马虎不得的。”

  “众所周知,您先前的岗位是个高危岗位,您之前的几任领导好像或多或少都犯了些错。”我不得不对仲局的观点表示认同,“您能安全着陆,应该得益于您坚持的这个原则吧。”

  “是的。”仲局说,“哪怕是钓鱼,也要做到当钓则钓,不当钓则不乱钓。”

  这时,水中的鱼漂向上浮了两粒,仲局说声“有了”就提起了鱼竿。果然,一条大鲫鱼被拽上了水面,并划拉出道道波痕。

  “高手。”我由衷地赞叹道,“您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高手!”(朱树元)

上一篇:一篮鸡蛋下一篇:“贤”内助返乡记
CopyRight 2015 www.xts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