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清风廊>廉事新说

父亲不喝“五粮液”

来源:常熟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18-08-20    字号:

  2008年元旦,也就是大哥当上县交通局副局长的第二年,父亲有次到大哥家,看到柜子里摆了几瓶“五粮液”。他问大哥:“这酒多少钱一瓶?”大哥说:“要好几百吧。”。父亲一震:“你自己掏钱买的?”大哥笑而不答。父亲盯着一会若有所悟,转身走了。接下来两天,他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父亲临走的头天晚上,吃过晚饭后一直坐在客厅里抽闷烟。大哥实在憋不住了,问:“爸,您有啥心事就直说吧。”父亲不看大哥,望着天花板说:“我是担心你呀。这几年你从一个退伍兵,分配到乡政府,后来又调到县交通局,一步一步从科员提拔到科长、再到副局长,爸是打心眼里高兴。你现在当了官,爸不指望你给我们多少钱,也不指望你给咱亲戚办多大的事,爸只想让你当个好官,规规矩矩、清清白白的。”大哥赶紧说:“爸,您放心吧。”父亲拦住大哥的话说:“我能放心吗?家里这几瓶‘五粮液’就让我放不下心。”大哥恍然大悟:“爸,您是因为它们心事重重。几瓶酒、几条烟,朋友间礼尚往来送的。”不料,父亲又动了气:“礼尚往来也用不着送这么贵的酒,明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可是炸弹的引线,收顺了手说不定哪天会炸住你!……”

  父亲回到老家,仍然不时地打电话给大哥,千叮咛万嘱咐,要求哥哥保持头脑清醒,防止“糖衣炮弹”,甚至有几次他听到电话那头声音嘈杂,知道哥哥在喝酒应酬,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父亲要过60岁生日时,打电话问大哥忙不忙。大哥说县里要造高架,忙得不可开交。父亲沉默了半晌,继而语气坚决地说今年他过生日谁都不请,但大哥必须回去,他要和大哥喝两盅。又问,柜子里那几瓶酒还在不。大哥知道父亲好酒,但这辈子没喝过好酒,便说:“爸,您放心,我回来带几瓶就是了。”父亲一再叮哼:“别去买,就拿柜里的那酒。”

  大哥是坐着单位的车回家的,穿着高档的西服,提着礼品和四瓶“五粮液”,在邻居羡慕的眼光中走下了车,大哥以为这一切给父亲挣足了面子。但一到门口,就看到父亲铁青着脸,怏怏不乐。

  父亲让司机先回去,然后和大哥走进堂屋。饭菜已经上桌,大哥在桌旁坐下,然后拿出带来的酒,拧开盖子正准备斟酒,父亲走过来,拿过酒瓶闻了闻,深深地吸了口气说:“真香呀,这可是你爸一辈子都没喝过的好酒呀!”大哥笑着说:“爸,那您今天就痛痛快快地喝几杯。”父亲没有表情,他拧紧盖子,然后把酒举过头顶,狠狠地往下一摔,满满一瓶“五粮液”啪地一下碎了,酒满地流淌,香味四溢……在大哥凝固的笑容中,父亲略显苍老的眼中噙着泪水:“爸这把年纪了从没喝过这样好的酒,它香,爸也想喝,但爸怕喝了这一回以后再也喝不上儿子的酒了。”父亲抹了把泪:“自从你升了官,爸就日夜担心,担心你走上邪路。那天在你家看见这酒,心里就沉甸甸的,今天看见你坐着公车大摇大摆回来,衣服光鲜,就觉得你变了,爸心里难受哇!”父亲不吐不快,最后他擦干眼泪,语气坚定地说:“儿呀,不论你当多大的官,在外面有组织管着你,在家里我和你娘会盯着你,你要是有胆量,啥时候干坏事,我们就不认你这儿……”

  大哥呆了半天。这辈子读书、当兵、从乡里到县城,也算经过了不少世面,也碰到过不少尴尬的场合和令人难忘的事情,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刺骨铭心。大哥站起身来,从桌子上拿起父亲准备的老白干倒了两杯,一杯恭恭敬敬地捧给父亲,另一杯自己一口干了。他举着空杯对父亲说:“爸,您这酒摔得好,把我摔清醒了,我一定记住您的教诲,今后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努力工作,老实做人,当个清清白白的官。这酒喝到肚里舒坦、踏实。”

  那天,父亲和哥哥喝了好多酒,聊了很多话,父亲也头一遭喝醉了酒。(何永焕)

CopyRight 2015 www.xts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2